欢迎来到《视界观》杂志社官方网站...

12下

发行周期:半月刊

主管单位: 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

主办单位: 陕西省广播电视台

CN: CN61-1508/J

ISSN: ISSN 2096-4056

电 话:029-85424450

E_mail:sjgxby@126.com

地 址:西安市长安南路336号

您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电子期刊 > 2021 > 12下 >

12下

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质公益教育问题研究

作者:刘鹏程 聂庆娟 丨 发布时间:2021/12/08 丨 文章来源:视界观杂志 丨 浏览次数:

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质公益教育问题研究
刘鹏程 聂庆娟
青岛农业大学,山东省青岛市,266109
摘要: 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边远地区青少年的物质生活不再匮乏,但精神生活尚未富足。本文从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现状出发,探究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教育的必要性与重要性,以便对我国对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教育事业提供启迪。
关键词: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公益教育;5G
引言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其中,学生网民占比为21.0%,青少年网民的媒介素养问题成为我国互联网发展过程中一个十分值得关注的问题。
在这种智能时代的大环境下,不少学者进行了大量有关青少年媒介素养问题的研究,郭旭魁与马萍(2020)两位学者在论文集《城市中小学生新媒介素养对其网络参与的影响》中发现新媒介技能与新媒介内容理解对城市中小学生的网络参与有着显著影响;王鑫云(2021)在论文集《思想政治教育视阈下大学生网络媒介素养培育研究》里提到在当今这个网络化的信息社会,大学生群体中出现了许多网络问题,关于大学生的媒介素养研究成为人文科学领域的一大热点;同年5月,王琴(2021)在期刊文章《网络文化安全视域下女性青少年媒介素养教育探析》中提出女性青少年更容易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增强她们的媒介素养才是解决才是问题的解决之道。
随着智能化、全媒体时代的到来,新媒体逐步渗入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青少年的媒介素养研究问题也被逐步提上了日程。现阶段,学者们对青少年群体的媒介素养影响以及培育问题进行了研究,其中细化出了女性青少年的媒介素养培育问题与城市中小学生的网络参与等角度。但在现阶段的研究中缺少了对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问题的关注,本文便以此为出发点具体讨论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质公益教育问题的相关背景、目标与举措。
一、边远地区青少年媒介素养提升的迫切性
媒介素养是指人们对各种媒介信息的解读和批判能力以及使用媒介信息为个人生活、社会发展所用的能力。所谓媒介素养教育,就是指导媒介正确理解、建设性地享用大众传播资源的教育,通过这种教育,培养学生具有健康的媒介批评能力,使其能够充分利用媒介资源完善自我,参与社会发展(张志安, 2004;11)。我国边远地区经济欠发达,外出务工人员较多,留守青少年数量庞大,他们网络媒介素养不够成熟,媒介知识储备不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且正处于塑造阶段,当地媒介教育发展滞后,容易出现多种问题问题。因此,他们的媒介素养教育问题十分迫切。本部分将从网络亚文化圈层中的消极影响、网络诈骗年轻化趋势、网瘾问题的预防三个部分来阐述边远地区媒介素养公益教育的实行原因。
(一)网络亚文化圈层中的消极影响
 
网络亚文化是不同思想观念的群体以一种特殊的话语方式相互契合进而达到“身份认同”,网络亚文化借助互联网平台得以迅速发展,其发展态势逐渐将主流文化边缘化,呈现一种迥异主流话语体系的新的话语空间(杨月荣,2021;3)。它作为一种次要的、非主流的社会文化,正在不断影响当代青少年思想观念、行为方式以及情感表达。
近年来,网络亚文化借助各种媒介在青少年群体中发展迅速,甚至一度占领网络空间话语权,对主流文化话语产生强烈冲击。其中不乏一些国外网络亚文化,它们的消极方面不断侵蚀我国青少年的人生观念与行为认知,随着我国互联网的不断普及,边远地区的青少年对于媒介的接触正在经历一个突增的过程,他们对这些网络亚文化辨识能力不足,其中一些消极的亚文化会引发他们主流价值观的混乱,这需要为外界对他们进行适当地引导。
(二)网络诈骗年轻化趋势
在5G推动“共赢网络新时代 共创产业新未来”的大背景下,自媒体平台在人们的生活中越发普及,然而网络信息良莠不齐,网络诈骗受害者日益呈现年轻化趋势。据国家2019年电信网络诈骗警情大数据分析,青年年龄段被骗人群占比高达63.34%,“青年才俊”已经成为电信网络诈骗重点聚集对象。
青少年的性别、年龄、文化程度和个人网络风险经历对其网络风险认知具有显著性影响(程雪,2020;59)。边远地区青少年文化程度较低,对于新媒体的接触时间较短,网络风险认知度较低,容易受到网络诈骗的影响。近些年来,青少年遭受网络诈骗的案件更是直线攀升,对他们进行网络诈骗常见形式以及手段的基本普及迫在眉睫。
(三)网瘾问题日益严峻
据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2005年发表的《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统计:“目前我国网瘾青少年约占青少年网民总数的13.2%,另有约13%的青少年存在网瘾倾向。网络在边远地区出现较晚,但发展迅速。边远地区多为留守儿童,爷爷奶奶等一辈人对于他们疏于管教,他们如果没有得到正确的引导,容易产生网瘾问题,造成生理与心理上的双重负面影响。青少年的网瘾问题原因复杂,我们如果不在一开始对他们加以引导,网瘾极有可能成为当地青少年素质教育的一大阻碍。
二、媒介素养公益教育的具体举措
以抖音、快手、哔哩哔哩为主的自媒体视频平台在人们的生活中愈发普及(仅抖音平台2020年日活跃人数已超4亿,较去年同期的2.5亿,增长60%),媒介赋权、传统的传受概念模糊、自媒体的进入门槛大大降低几致为零,因而导致自媒体平台内容信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难以辨识等问题日益严峻。打铁还需自身硬。只有不断提升边远地区青少年优劣信息的辨识能力,才能有效抑制网上的不良信息带给他们的消极影响,利用网络资源不断丰富、完善自我。只有不断增强边远地区青少年优质信息创造能力,才能从源头解决问题,在内容创作方面下足功夫,培养优质的内容生产者,尽最大可能减少劣质视频的渗透,从而推动自媒体市场环境净化和媒介信息整体质量的提升。
(一)提升边远地区青少年优劣信息辩识能力
提升边远地区青少年优劣信息辨识能力,重心在于培养他们对“美”的发现能力。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当代青少年“关键是要学会思考、善于分析、正确抉择。”当前,边远地区有关媒介素养的相关资源尚不充足,我们可以联系当地的一些非政府组织,发挥社会力量,整合社会各界资源,为当地建立自身的书籍资源库;鼓励当地青少年发挥主观能动性,通过借阅的方式以有限的资源逐步构建起自身系统完备的媒介知识框架;联系公益组织展开支教活动,鼓励当代大学生,尤其是传媒专业的学生投入到边远地区青少年的媒介素养培育工作,利用寒暑假时间到边远地区进行社会实践活动,向当地青少年传播他们在学校中学习到的美学、传播学、新闻学、广告学知识;线上线下相结合,除了线下支教活动,线上利用网络慕课(MOOC)、微课、超星学习通和学习强国等软件进行授课,丰富教学形式;开设思政课堂,重视理论学习,教会当地青少年准确判断、利用媒介信息,了解国家有关网络问题的政策法规以及道德规范,正确利用媒介资源,增强对于媒介信息的批判能力,帮助他们在信息洪流中学会去伪存真,保持自我,坚定正确的价值取向。切实提升青少年群体的网络媒介思辨能力,推动边远地区的精神文明发展。
(二)增强边远地区青少年优质信息创造能力
增强边远地区青少年优质信息创造能力,重心在于培养他们对“美”的创造能力。
培养贫困落后地区青少年儿童的影音录制设备使用技能,传授给他们数码相机与摄像机的基本使用技能,如光圈、快门与感光度等曝光三要素的基本配合与摄影摄像的基础构图形式等;联合当地的政府组织,强化学校引导,丰富当地青少年日常活动课内容,增设媒介素养培育课,在不增加总体课时的基础上,鼓励一部分青少年积极参与到优质信息的创造中来;提升孩子们的审美意识,丰富当地青少年寒暑假活动形式,通过社会募捐、公益基金等方式,鼓励边远地区的青少年“走出来”,让社会志愿者带领边远地区留守的青少年,利用空余时间,一起去用手中的设备记录生活的美好,在实践中不断磨练自我;激活社会参与,创设媒介素养培育良好氛围,联系当地媒体刊发宣传当地青少年的摄影摄像作品;拓宽思路,从“农夫山泉大山诗歌瓶”一事中获取灵感,联系社会企业,将当地青少年的作品与自身售卖的商品相结合,双向互动,实现共赢,增强当地青少年信息创造的获得感、满足感,从而激发创造活力,净化市场环境。
三、媒介素养公益教育的项目目标
(一)启蒙山里孩子的诗与远方
我们希望通过媒介素养的公益教育,鼓励边远地区的青少年们用热烈而纯粹的眼光去展现“太阳强烈,水波温柔”的迤逦光景、 “泥土高溅,扑打面颊”的生活写照、 “关心粮食和蔬菜”的民间小调,培养和激发他们创作的内在驱动力。引导他们学会品鉴、观摩、体悟、思考,帮助他们找寻专属于他们的诗和远方。我们期许在大众媒介素养参差不齐,媒介信息过度泛滥的情况下,让青少年将学习到的知识运用到自身的日产生活中,更好地去记录保留自身生活的美好,更好地去认识了解外面世界的精彩,借助网络“出圈”,追寻属于自己的诗与远方。
(二)呼吁媒介素质教育归位
自媒体平台资源向中小城市以及贫困偏远地区流动已是大势所趋,加之贫困落后地区青少年儿童由来已久的综合素质教育缺位问题,媒介素养相对更低、信息辨识能力相对更弱,因而贫困偏远地区青少年儿童的媒介素养提升已是刻不容缓的刚要需求。
现阶段我在西部边远地区,教育投入的严重不足,思想观念的陈旧与落后,学校管理人员、教师素质的不到位,根深蒂固的区域文化氛围的不良影响,使学校实施素质教育面临许多困境,教师们徘徊在素质和应试之间,至今仍在被动适应区域环境与片面追求升学率的要求(童成乾, 2003;91)。媒介素养公益教育的出现,利于转换当地人,尤其是当地青少年,对于外界的思想观念以及自身的心理认识,提升教育的质量和效益。
四、结语
2020年,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我国扶贫工作取得了显著成效,其中教育扶贫发挥着重要作用。对于边远地区的扶贫乃至农村振兴,教会当地青少年更好地利用互联网,是帮助边远地区人民不断满足美好生活的必然要求。青少年媒体素质公益教育的目的便是从源头做起,授之以渔,鼓励他们用自己的手来点亮自己的人生梦想,改写自己的命运。而对于如何发挥好更好地教育脱贫在脱贫攻坚总工程中的作用,也是我们在后脱贫时代要思考问题之一。
参考文献
1.程雪.青少年网络风险认知及其影响因素研究——以重庆市为例[C].重庆工商大学,2020.
3.童成乾.西部边远地区实施素质教育面临的困境与对策[J].青海师专学报.教育科学,2003,(05):91-93.
3.杨月荣.大学生受网络亚文化影响情况及引导策略研究[C].哈尔滨师范大学,2021.
4.张志安;沈国麟.媒介素养:一个亟待重视的全民教育课题——对中国大陆媒介素养研究的回顾和简评[J].新闻记者,2004,(05):11-13.
参考文献格式:
[序号]作者.篇名[J].刊名,出版年份,卷号(期号):起止页码.
字母所代表含义:[M]专著,[C]论文集,[N]报纸文章,[J]期刊文章,[D]学位论文,[R]报告,[Z]其他文献类型。
 
 作者简介:刘鹏程(2001年3月——)男,汉族,山东临沂人,本科生
基金项目:2021年山东省大学生创新项目“风信子计划”媒介素质公益教育及影视拓展培训项目、青岛农业大学大学生创新项目“风信子计划”媒介素质公益教育及影视拓展培训项目
 
 
 
网站首页 | 杂志介绍| 电子期刊| 录用通知| 新闻资讯| 编委会| 联系我们| 投稿须知| 封面赏析